我与启功先生的情缘


八十年代笔者正致力于国家书籍装帧艺术的提高和改进工作,由于工作的需要与启功先生有了较多的接触,启功先生精湛的书艺谦和的人品使我深感敬意。1983年重阳日我与书法家华蔚苍先生同去北师大启功先生寓所拜访启功先生,启功先生即兴为我题诗:九日重阳节,开门有菊花,不知来送酒,若个是陶家。亲眼看到启功先生挥毫自如笔走龙蛇仿佛间王右军再现、书圣就在眼前,情不自禁求拜启功先生为师学习书法,启功先生忙谦虚说:“不敢、不敢”,华蔚苍先生在旁说:“现在不兴磕头,就鞠个躬吧”,从此我便有幸经常向启功先生请教书法,每次都表扬我进步很快,并为我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予以激励,教我不断努力持之以恒。

启功先生说:“中国书法博大精深,如只求形似、技法,而不求真谛和理论便不得要领就没有根基。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的结晶,是中国将书法形成了特有的书法艺术,中国汉字是形和意的结合,这就为书法艺术提供了先决条件。汉字的每一个字都有令人遐想的空间,可以独字成文,可以独字成画。而书写工具的发展更使汉字艺术如鱼得水,我们的祖先最早的象形字、篆字等是用坚硬的器物在龟甲、石板和泥壁上刻写;有了刀具就在竹板、木板上刻写就形成了隶书。毛笔和纸张的出现使中国变成楷书、草书和不同的风格,可以说书写工具的向软化发展(毛笔)使书法艺术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启功先生风趣的说:“同一根羽毛西方人书写时用硬的一端,中国人书写用软的一端,现在写篆字和隶书的人们都用毛笔了,但意念中写篆字时须把毛笔看成一把锥在石上刻,写隶书时须把笔想成刀在木板上刻才能把篆隶写好”。启功先生谦虚的说:“有人说我是书法大师,家也不是,抽时间多写多思考谁都能把字写好,现在出版印刷这么发达,字帖、资料哪都能买到,如今又有了电脑比前人学书法的条件好多了,因此书法不能超越古人的说法是不对的,关键方法要对路”。

二零零五年启功先生乘鹤西行,一代宗师仙逝。他留下了浩瀚笔墨和文化瑰宝,为寄哀思我创作了《乘鹤西行图》并配以长诗。

与启功先生的一段宝贵的情缘使我受益匪浅,但因自身的愚钝至今书法仍未学好,现已进入耄耋之年,还要努力学下去,学好书法就是弘扬民族文化,能提高人的文化素质,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很多人问我怎样才能成为书法家?我回答是先把字学好,挂名书法家又有什么用呢,一首小诗作为本章的结尾:《书法笔墨须功夫,莫去沽名误歧途,不惧不知我所有,但惧实睹知所无》 。



















世界名人 名师高徒 新作展示 创新探索 出版著作 社会活动 联系交流

联系人:侯荣亚 联系电话:13701303270 邮箱:hourongya77@sina.cn
京ICP备00000000号 ©2012 侯荣亚个人艺术展 版权所有